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但是前提是与这样的承载了运势的人搞好关系是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12 07:22
 
    她最爱的芳香若莲花的躯体,附了上来。
 
    引领着一个女人的所有的欲望,从发丝到脚尖。
 
    一浪又一浪的,飘起又落下,浮浮沉沉间,抵达到了仙境的彼岸。
 
    只留下脑海中的一片空白……伴随着四肢酸软……然后沉沉的睡去。
 
    夜……对于享受它的人来说,是那么的短暂。
 
    但是对于心有疑惑或者是正在遭受着苦难的人来说,却是那般的难熬。
 
    在洛阳城内的一个阴暗狭窄的小道观之中,这个姓郑的疯疯癫癫的道长,正在一个烧着劣质油脂的灯油台前,嘀嘀咕咕的验算着什么。
 
    是的,这个出入的都是豪门大家的道士,一到了晚上,也只能找到这么可怜又破败的道观,作为他的栖息地点了。
 
    因为这个在白日中表面上看起来很风光的道士,做的全是偷偷摸摸的勾当。
 
    堪称打一枪就跑的典范。
 
    不跑也不行啊,这洛阳城内,基本上全被和尚给占领了啊。
 
    那白马寺的主持薛怀义,这个坏了心肝儿的假和尚,在大街上是看到了道士就抓啊。
 
    抓了也就算了,还非要逼迫着道士剃发,转改信奉佛教。
 
    最过分的是,因为他是御用的和尚,竟是一般的人等都动不了他。
 
    连这洛阳城的首弘观的观主,一不留神,上街采买的时候,也被薛怀义给抓住,三两下的就给剃度了。
 
    事后,还硬是压着这位观主,不许出得这寺庙的大门,让他安安心心的诵经了事。
 
    若不是他将这东都的道士抓了一个精光,那观主怎么可能自己上街买菜填饱肚子?
 
    畜生!
 
    而他作为道家正统的鬼谷第八十八代徒子徒孙,又怎么如同做贼一般的,东躲西藏?
 
    还不是四面的道教大家,看到朝廷如此放任薛怀义胡来,怕是又要搞个佛道之争的惨剧。
 
    经过四方投票之后,就把看得最不顺眼的他给扔出来了?
 
    说什么道法精通,半仙之资?
 
    我呸!
 
    不就是看他这一脉,人口凋敝,没什么人,欺负他吗?
 
    想到这里的疯道士,抹了一把辛酸泪水,再一次将今天上午产生的疑惑给重新的演算了一遍。
 
    当他的手指头这么再一次的一扒拉,面上的表情却是渐渐的欣喜了起来,嘴巴则是张得越来越大,恨不得仰天长啸一声!
 
    因为他所算计到的那个至关重要的人物,出现了。
 
    是真的出现了,没有了早先他在小客栈外边的疑惑,他扒拉着的手指明明确确的告诉他,那个人突如其来的来到了这个世界。
 
    没有旁人知晓,只有早就算准了这一切的疯道士。
 
    这是何种的荣幸,应该怎么说呢?
 
    天上的星宿,降临在人的身上。
具有这样的能力的。
 
    但是前提是,与这样的承载了运势的人搞好关系,是一件利国利民,其实只是利益到了自己的,至关重要的步骤。
 
    也不枉他装疯卖傻了这么多天,寻寻觅觅间,找到了他的踪迹。
 
    “让我算算啊,上仙啊,上仙,你现在人在何处?”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心思沉静,万法归一,望仙师三清祖师爷,指引!”
 
    “呔!”
 
    这半边静心咒,半边万法归一,让疯道士的手指眉心交相呼应了起来,须臾的功夫,手指中的掐算就停了下来。
 
    而一下子睁开眼睛的疯道士,不复刚才的欣喜,反倒是诧异居多,一开口就秃噜出骂人的话来了。
 
    “奶奶个腿啊,怎么是这个小子?”
 
    “为何这般的诡异,上午推算的时候还是一个短命鬼的普通人,等到了半夜,却成了下凡的真仙,上天的宠儿了。”
 
    “这原本的皮囊不变,里边的魂魄的气息未免太过于强大了啊。”
 
    “啊啊啊,若是如此,我怎么就不多信任自己一点啊,我那个鬼师父,也不提醒我一下,那小子是这样的体质啊。”
 
    “这下子可好,那小子被人抓走的时候我袖手旁观了,现如今人已经在太平公主的府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