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将那两三个样貌出众的人这么一勾搭说出了自己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12 07:23
 她被张昌宗那强健有力的臂膀高高的抬起,在半空中转了一个仿若飞翔一般的圈圈,接着就像是从悬崖上落下一般的失重,被抛在了这个软塌的正中央。
 
 
    “这下子可不好办了。”
 
    “我这危难之间的救援,就差了点意思了啊。”
 
    “还好,一切不算晚啊,我好歹也在这公主府上混上了一点的头脸。”
 
    “不若,我明日中替那小子求求情,让那个初来乍到的真仙,承了我的恩?”
 
    “我在其后抱着大腿?嘿嘿嘿,到时候,让那些茅山,崂山,蓬莱的牛鼻子们好好的艳羡一下。”
 
    “这就是他们偷懒的下场。哈哈哈。”
 
    转了心思的疯道士,此时是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心情也通畅了。
 
    就算在这蟑螂满地,灰耗子爬墙的破道观中休憩,他也不觉得苦了。
 
    就这样陷在了今后的美好生活的畅想之中,抱着一个破蒲团,美美的睡了过去。
 
    压根就没去想,这太平公主府中的那个真仙,到底是被敬为上宾啊,还是成了阶下囚。
 
    就这么地了吧。
 
    ……
 
    被关了一晚上,睡了一次地板的顾峥,压根就不知道,陷入到了温柔乡的太平公主,早已经把他这个备胎的事情给忘了一个一干二净了。
 
 497 我与道长的初见
 
    她原本想着的,趁着春闱未曾开始的时候,在名士汇集的洛阳城内,找点优秀的才子培养一下,也像是其他的大儒名士,高官朝臣们一般的,弄点门人供养着。
 
    待到那春闱放榜之后,在新晋崭露头角的年轻官员,安插几个自己人,也不失为自己的助力。
 
    可是谁成想,在看到了来投行卷的几个长相相当不错的好苗子之后吧,太平公主心中那蠢蠢欲动的小火苗,就跟着燃烧了起来。
 
    留给自己享用,或是献给皇帝陛下,那短时间就能看到的收益,岂不是更多?
 
    更何况,这其中若是真有人入了陛下的青眼,他还不是一步登天了?
 
    若是还能在陛下的面前替她美言几句……
 
    所以,打定了另外的主意的太平公主,将那两三个样貌出众的人这么一勾搭,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的时候。
 
    竟是没有受到多大的反抗,一个两个的……具都是同意了。
 
    不对,还有一个人不同,那人年纪太小,竟是如同兔子一般的受惊了。
 
    慌里慌张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魄,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
 
    转头想要抓回来惩处一番的心,却是被身后的张昌宗的怀抱,给抚慰了个百分百。
 
    这人啊,就全都抛到了她的脑后。
 
    ……
 
    所以,当睡了一晚上的硬地板,腰酸背疼的从柴房中爬起来的顾峥,所见到的第一个人,并不是把他抓到这里来的罪魁祸首~太平公主,也不是给前日里给他送餐饭的仆役,而是那个在记忆中,委托人口中的疯道士。
 
    对于这个人的出现,顾峥是诧异的。
 
    因为这个道士,仿佛是自己偷溜到了柴房杂物间的区域,所为的也只不过是过来看上他一眼罢了。
 
    于是乎,两个第一次见面的都挺奇怪人,就隔着这柴房的门,莫名对话了起来。
 
    “里边的这位仁兄,可还在啊?”
 
    “哦,活着呢。”顾峥带着一晚上未曾睡好的起床气,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句。
 
    “你谁啊?”
 
    “呵呵呵,贫道乃疯道士,一个方外隐居之人,区区名号,不足挂齿,若是觉得亲密,仁兄可称呼我一声老郑即可啊。”
 
    好自来熟的人,这话语中怎么还带着天然的谄媚?
 
    人精顾峥,一听这话,接着就问道:“那好,恭敬不如从命,老郑道长,你来寻我何事啊?我可不记得在东都,还有认识的熟人。”
 
    接着顾峥的问话,疯道士则是坦然的回答道:“仁兄啊,你能否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呢?请问贵姓啊。”
 
    这就奇怪了,不知道我是谁就过来套近乎?
 
    顾峥疑惑的回到:“鄙人姓顾名峥,山东人士,蓬莱书院学子,现来参加此届的春闱的举人是也。”
 
    “哦,顾峥啊,我说其实我来寻得是你现在的这个人,而非是你本来的那个人,你信不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