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一位高人的太平公主和颜悦色的就问起了疯道士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12 07:26
 一长卷花花绿绿崭新的脚垫,被递到了公主的匡床之下,用于公主下床未曾穿着鞋袜时,踩踏所用。
 
    寝殿内虚掩着的门窗,被缓缓的打开,为了防止过于明亮的阳光的照射,让公主起后一度不适,那些小丫鬟们将窗户打开之后,就将窗帷边上的轻纱帷幔,轻轻的放下。
 
    轻薄的帷幔,既能让阳光温暖的透入洒落,但是却能将屋子内骤然亮起来的亮度,控制在让人舒服的程度之内。
 
    待到这一系列的流程做完了之后。
 
    八名大侍女,先后来到床边,执鞋袜的端好,捧衣衫的跪趴。
 
    一双保养得当的手,朝着窗前伸了出来的时候,还要有专门的侍女做为扶手的架子,将公主不费力气的从床榻上给搀扶起身。
 
    一时间,帷幔飘飘荡荡,露出的不只是只着原白色裹胸的公主的妙曼身姿,还有在半遮半掩的丝被的遮盖之下的,属于张昌宗的精壮的身躯。
 
    但是这些受训多年,早已经了解了公主脾性的大侍女们,却是宛若看一块石头,或是一根草一般的恍若无物,她们十分专业的,将半梦半醒中的公主,给慢慢的带到床下,穿戴整齐之后,引领到了早已经清扫的一尘不染的梳妆台前。
 
    直到这个时候,太平公主才算是真正的清醒过来,对着打磨的光滑无比的黄铜镜子中的倒影,微微一笑,轻启丰唇,开始了她一天的第一条命令:“开始吧。”
 
    这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周围的人听了许多遍。
 
    在身后的两个梳头女官的忙碌之下,一道被召唤的身影,就缓缓的出现在了公主的面前。
 
    他低着头,用不疾不徐的声音,率先汇报起了今日中属于他分内的工作的汇报。
 
    “公主,前日中东都的几位贵女的马球赛的请柬,今日中递到了府中。”
 
    “几位宗室中的宗亲,又将薛怀义的违法乱纪的奏折递到了公主府的其中。”
 
    “昨日中先前来府邸中投卷的几位学子,投卷已经经过公主府的官吏看过了,文采并无多少出彩之处。”
 
    “但是后来有一个人的文章在这其中还算是内中有实,颇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还有……今日中暂时落脚东都小观的那位郑道长,今日一早就在府内的外院中等候了,说是有要事要面见公主。”
 
    直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端坐在镜子前的太平公主,才举起自己染了花汁儿的右手,阻止了身后女官梳头的动作,微微转过头去,看着内官家的方向问道:“可是那颇有点道行的郑道长?”
 
    “我知晓这些高人都有些怪脾气,这疯道士素来都是与我这个府邸不远不近的,今儿个可是怪了,竟是主动的要面前我这位公主。”
 
    “莫不是有什么地方要求助到我?”
 
    想到这里,太平公主突然噗呲一下就笑了出来,花枝乱颤的问道:“莫不是他的熟人师兄弟的,也被那薛怀义给抓到寺庙中给剃度了吧?”
 
    “哈哈哈,既是如此,你就先将道长给招过来吧,我且问问,何事。”
 
    “是!”
 
    这内官家在领命出门的时候,眼角不自觉的就瞄向了一旁依然赖在床榻之上,还没有起身的张昌宗的身上。
 
    哼,便宜你了,让我还没来得及在公主的面前提那个关在柴房的小郎。
 
    不过过一会你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这一次,为这个小郎张目的,可是在公主心中颇为感兴趣的郑道长。
 
    而这内管家那包含着轻蔑的若有似无的眼神,也让以观察人心取胜的张昌宗在内心中冷哼了一声。
 
    什么东西,公主的一条狗罢了,狗想和人争宠?
 
    简直是笑话。
 
    反倒是那个疯道士,还有点意思。
 
    这被公主以及她的男宠都称作有意思的人,现在却是接到了内管家的通知,用大袖子一擦刚吃完饭的油嘴,大摇大摆的就朝着内殿卧房的内里走了进去。
 
    丝毫没有觉得一个外男道士,进公主的寝殿有什么不对的。
 
 499 腹有诗书气自华
 
    就冲着这份无知无觉,太平公主在看到了疯道士旁若无人的,跟着她的侍女进殿之后,不显拘谨反倒自如的反应,让她又高看了他三分。
 
    所以,自觉地是认识了一位高人的太平公主,和颜悦色的就问起了疯道士此次的来意。
 
    “听闻道长一早起就要寻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这疯道士也不说虚的,朝着公主一唱喏,就开口说道:“无量寿福,其实贫道前来找寻公主,也没有什么大事。”
 
    “只是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一位小兄弟,现在正在公主的府上作客,既然是我的兄弟,自要来做一个说客,不知道我那小兄弟所犯的过错严重不严重,若是不严重的话,能否给贫道一个薄面,将其从公主的柴房间内给放出来啊。”
 
    一听疯道士如是说,太平公主一时半会真的是记不起来,她家的柴房中还管关了什么旁人。
 
    得到了太平公主明确的放人的命令的内管家,承了一声令,就退了下去。
 
    剩下疯道士一人,他反倒是不客气的打量了一下内室的装饰,一点不把自己当客人的,就找了一个胡凳坐了下来,将两条腿盘着,竟像是打坐一般的平盘在凳面上,老神在在的就闭眼入定了起来。
 
    待到这太平公主的发髻即将梳好,身上的衣袍也是歪歪斜斜的披挂在了身上,须臾,就有外客被引领了过来。
 
    但是出于一个男宠的敏锐,今日的张昌宗,竟是与往常的反应不同。
 
    他没有急着穿戴,反倒是只将这身外的青莲纱简简单单的往身后一裹,仿佛是还没睡醒一般的,斜靠在匡床的床头边上,不动弹分毫,竟是打算等在这里,看看那个几方人士口中所提到的名为顾峥的小学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这一等,就由不得张昌宗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