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现在只有一种想法,就是好好的回到旅馆之中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12 07:28
 于是,她终究是开了口:“要知道,这取士的春闱,是我等不能插手的地方。”
 
    “若是你连这一关都过不了?”
 
    ……
 
    “那不用公主多说,我自是将自己洗刷干净,扫榻相迎。”
 
    “若是公主嫌弃顾某人粗鄙,我只需要卷起包袱,圆润的滚出东都罢了。”
 
    “很好!有几分志气。”太平公主拍了拍手,那随着她的手势落下,一份顾峥曾经投递到公主府的文卷就这样的被侍女给端了上来。
 
 500 狄公,你怎么看?
 
    太平公主将顾峥原身准备的投卷缓缓的展开,这用笔锋还稍显稚嫩的书法写下来的文章,却是难得的圆润老到。
 
    想到这里的太平公主,反倒是将这份投卷复又卷了起来,放置到了一个精致的书筒之内之后,就将自己与朝臣正式往来时,所使用到的推荐手令,取出来了一块。
 
    与这枚包好的书卷放置到了一起,一并让一旁的侍女,拖着托盘,给端到了顾峥的面前。
 
    然后,太平公主吩咐道:“既然你有这番的志气,不若在春闱前先替我办上一件事情吧。”
 
    “至于酬劳,则是让你做当朝宰相,狄公坐下的投卷学生,可否?”
 
    听到这里,顾峥怎么还不知道,太平公主这是真的打算避嫌,实则是为他今后铺路了。
 
    因为一个挂在了公主名下的官员,对外的名声不管如何,首先就自污了三分。
 
    但是若能堂堂正正的得到了当朝大员的引荐,那么在士林之中才有可能走的更远。
 
    既然是朝堂上的助力,那就要将目光放远一些,送顾峥一个好处,得一番真心,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接过了这两样东西的顾峥,再一次的感念公主的提携,长揖于此之后,就静静的等待着公主接下来的吩咐。
 
    果然,太平公主点头之后,就说出了最后的几句话:“你若是能入得了狄公的法眼,就替我问上几句话语。”
 
    “你就说,公主问,现如今的朝堂,有了因私废公的危险苗头,这拦路的假和尚,应当如何除去。”
 
    “若是有了答案,你自与你那新认得道兄分说,他自然就会将话递到我的耳中的。”
 
    “喏!”
 
    听到了是这个要求,当仁不让的顾峥就应答了下来。
 
    这第一步,离开水深火热的男宠争锋的公主府,这个愿望,总算是达成了。
 
    如愿的顾峥,也不耽误工夫,简单的告辞之后,就施施然的退出了公主的寝殿,直接朝着府邸外而去。
 
    至于这个疯道士,也压根没有掩饰自己此行的目的,草草的唱了一个喏,竟是尾随在顾峥的身后,高吼着:“等等我”,一并如同风一般的离去了。
 
    只剩下了被太平公主冷落了许久的张昌宗,面含委屈的看着正在深思的公主的方向,以希冀对方看到他此时的模样,也好过来顾念他的感受,好好的哄一哄自己。
 
    至于内管家,早已经汇报完了工作,却是在退出的时候,忍不住在内心中就冷笑了一声。
 
    自己还真是高估了这张家六郎的本事了,公主若是办起正事,哪里还有他存在的必要呢?
 
    不成威胁,空有皮囊罢了。
 
    ……
 
    公主府的困扰就这样解除了,得到了自由的顾峥,现在只有一种想法,那就是好好的回到旅馆之中,修整一番,查看一下此行的收获,再好好的思索一下自己的下一步要做的事宜吧。
 
    这顾峥也不在乎那郑道长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身后,他回到了客栈,作了一番简单的梳洗之后,才认认真真的将一直背在他的身上,不曾被展开过的小包袱,给打了开来。
 
    这一开包袱皮可不要紧,那金银的光华,竟是差一点将顾峥的眼睛给闪花了。
 
    包裹之中,如同小拳头一般大小的金银裸子就有二十个之多,成色并不算差的玉佩也有两三块之多。
 
    这仅仅就是给那些能够面见到了公主的学子们准备的见面礼,可见太平公主对于底下的人,是多麽的大方。
 
    别提什么不受嗟来之食的文人傲骨了,朝着现实低头的顾峥,是绝对不会再将这些东西给退还回去的。
 
    那不是有骨气,那是傻。
 
    最起码,现在的顾峥,可以长租一座小小的院落,安安心心的温书,以最好的姿态,迎接此次春闱的到来了。
 
    更何况,明经科的榜单放下了之后,这武皇帝万一要开那亲自主持的不是常科的殿试呢?
 
    以及在取得了明经进士资格之后,还有一次属于吏部的单独考试。
 
    这一场场的走下来,呵呵,没有个小半年的工夫,还真不行。
 
    所以,就当这些财务是太平公主的前期投资吧,她以后一定会为此次的决定……而感到庆幸的。
 
    正当顾峥如同老狐狸一般的盘点着自己的资产的时候,那已经被疯道士掩起来的房门,却是被咚咚的敲响了起来。
 
    “先生,先生,我是小满啊!”
 
    “是我的书童?”顾峥很是诧异,却是让疯道士将门给开了开来。
 
    门口站着一个眼圈通红,像是一个红眼的耗子一般的小书童,还能是谁,正是那个与顾峥分头行事的小子,只是不知道为何,他会又再次的出现在这个小客栈的门前?
 
    待到门开,看到了里边的公子,门外的小满,则是又惊又怕的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的,嗷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公子,
    这猪队友!
 
    还没等顾峥翻白眼呢,门边上的疯道士一把就将小满给拽进了屋内,左右看看客栈内无人,赶紧就将门复又掩了起来。
 
    而面对哭哭啼啼的小满的时候,顾峥也只觉得头大,他将手指向了那些金银财宝,试图转移一下这个小子的注意力:“你想多了,我在公主府被请去做客,公主感念我的文采风流,特将我引荐给了当朝宰相狄公的门下。”
 
    “为了奖励我的才华,还赠与我了诸多的财宝,让我毫无后顾之忧的参加此次的春闱。”
 
    “喏,你看,现在我们有钱了。”
 
    看着这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巨大的财富,这个小小满的书童,才算是反应了过来,他用袖口擦了擦泪,竟是开始操心了起来。
 
    “那公子,我这就去给你寻一处舒服的屋子,也省的你日日中被这旁边的住客所叨扰,睡不上一个好觉。”
 
    “要我说,这客栈的隔音实在是太差,竟是连对方的床板摇晃了一晚上的声音,也听得太过于仔细了一些了。”
 
    “公子,你都有黑眼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