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这两个人的隔空对话还没说完呢,又是昨日中的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12 07:24
  一听这疯道士这般的说,顾峥一下子就警醒了起来,他三两步的跑到了这柴房的门缝当中,眯着眼睛朝着门外的方向看了过去。
 
    看看这来人的头顶上莫不是也顶着几个红色的箭头,又是什么天授穿越之人,得了什么奇奇怪怪的高级系统,想过来弄死他的吧?
 
    可是待到顾峥趴在门缝上这么一看,只看到了一个袄领子半敞开,衣衫不整,窝窝囊囊的疯道士,安安静静的在那伪装着高人的范儿呢,哪有什么通红的箭头呢?
 
    看到与此,顾峥又疑惑的询问笑忘书到:“哎,小笑子,你说有没有什么比你更加高级的系统,能够隐藏住自己的身形,不被你的扫描雷达所发现的存在呢?”
 
    一听这话,笑忘书觉得自己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侮辱,它颤抖着圆滚滚的身躯,奋力的在顾峥面前替自己辩驳到:“怎么可能,我是全宇宙,平行空间,三千大世界中最高等级的系统。”
 
    “什么系统都是被我踩在脚下的存在,怎么可能有人会逃过我的法眼?”
 
    看到笑忘书的反应如此之大,顾峥就朝着门外指了指,问道:“那这个道士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以及一句道破我的身份的话,你怎么说?”
 
    听到这里的笑忘书,突然就滋滋嘎嘎了起来,它抱着头仿佛是陷入到了运算推理的怪圈之中,就差冒烟爆炸了。
 
    到了最后它也没有憋出一个合理的屁来。
 
    看样子,还是要自己来了。
 
    所以,顾峥索性就自己问了,他朝着门外的门缝看看,继续问道:“这道士,你的话我听明白了,但是我很好奇,这偌大的世界,茫茫人海中,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一听到这天授之人也有不明白的地方啊,那疯道士就别提多得意了,他捻着自己如同干柴火一般的胡须,洋洋自得的说道:“这天下的奇人异士,还不少的。”
 
    “不才,本道士就是其中之一,鄙道人,师从鬼谷一脉,最擅长的则是纵横推演的术法,不才,师祖平地飞仙,我却是只能掌握小道。”
 
    “让仁兄见笑了啊,见笑。”
 
    听到这里的顾峥,顿时肃然起敬,这朝代的道士,竟然有这般的好本事,完全和现代的道士不一样啊。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不能因为人家邋遢,就瞧不起对方不是?
 
    所以,顾峥就又问了:“那及是如此,我在道长的交谈之中,听到了结交的意味。”
 
    “看道长的年龄,应该早到了而立之年,小子不才今年刚刚十六,在这里就斗胆叫一声叔叔了?”
 
    这般给脸,直接就上升到了长辈的地步了。
 
    而是让顾峥没有想到的是,那疯道士听到了这话,反倒像是被雷劈到了一般,目瞪口呆的石化在了当场。
 
    须臾的功夫才反应了过来,竟是激动的哇哇大叫了起来:“什么叔叔!道士我今年才刚刚二十!二十岁!五岁上山学道,十年道术略有小成,又用五年,将推演算数之本领水墨成了圆润大成的功夫。”
 
    “到现如今我才将将二十岁啊!苍天啊,何故让我如此苍老?”
 
    听到外边的人伤心欲绝的嚎叫之声,顾峥只是抽了抽嘴角。
 
    你要是不说,哥们真是看不出来。
 
    这长得也太老相了吧。
 
    但是这人的性格,却是怎么这么的幼稚呢?
 
    实际年龄比疯道士还要小的顾峥,只得好声好气的劝慰对方到:“哎呦,这位道长,真是我的错误,那小生在这里赔礼与你了,叫一声哥哥,莫要恼了小弟啊。”
 
    听到里边的顾峥发了话了,这门外的疯道士才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好险,还没抱上大腿,就惹恼了对方怎么办?
 
    赶紧就收敛了回来的疯道长,则是咳嗽了两声,唱了一声无量寿福,赶紧就肃容,应承了回去:“好说好说,既是被尊称一声兄长,那我这声哥哥就不能白受了。”
 
    “不知道顾峥道友,你可是有什么打算,能让道士我帮上忙的吗?”
 
    “这还用问?”顾峥在屋内翻了一个白眼,却不得不说道:“既然道长能通畅无阻的出现在太平公主的府邸之内,那自热是在公主的面前有些脸面的人了。”
 
    “还望道兄能够在公主的面前替我美言几句,速速的将我放出去,以免耽误了春闱的考试才是啊。”
 
    “拜托,拜托!”
 
    这两个人的隔空对话还没说完呢,又是昨日中的那个仆役,端着食盒出现在了柴房的门前,一入了这里就喊将了几句:“顾峥,可是醒了?食饭了。”
 
    这话音还未曾落呢,就看到了疯道士的身影,想来这仆役最近也是听说过,公主的门下出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人物,只是惊诧的问道:“道长,您怎么在这里停留?”
 
    而这疯道士回答的则是不疾不徐了:“我前往府邸拜访,那内总管说公主还未曾起来。”
 
    “让我在这庭院中稍作休息,待公主有空了,再过来宣召。”
 
    “贫道看这里湖光景色,煞是美丽,一时兴起,就多走了两步。”
 
    “谁成想,竟是在这内院之中,发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小子,故而攀谈了几句罢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道长你聊,我给这小子送完了饭食,拿完了碗盘就走,不耽误你们啊。”
 
 
    “我怕这公主府的饭食之内,有相生相克之物存在,容贫道先替仁弟尝尝先!”
 
    说罢,这伸手就要将那顾峥手中的碗接过来。
 
 498 一个大唐公主的日常
 
    一听这话,那送饭的仆役可不高兴了,他转头梗着脖子瞪着道士说道:“怎么可能,公主府的厨娘,都是千挑万选的烹饪好手。”
 
    “又怎么犯弄混了食材这般低级的错误。”
 
    “你这道士!”
 
    这仆役的话还没说完呢,那从杂物间中伸出来的手,却是以光消失一般的速度,嗖的一下就将食盒一整个的给拽进了柴房之中,伴随着这一动作的,还有顾峥揭露出来的疯道士的险恶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