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我跟你说啊你的眼光那是没错的那个张家的男宠

来源:未知 发表时间:2018-08-12 07:25
 
    “哈哈,道兄,不必了,小弟我号称铁胃铜牙,没有什么食物是克化不了的。”
 
    “就不牢道兄替我品尝了。”
 
    “毕竟我是真的怕啊,我怕到了最后,这一碗熬煮了一个时辰之多的杂豆粥,全部都会到了道兄的肚子之中啊。”
 
    “那若是我今日中见不到公主,岂不是意味着我就要挨饿了?”
 
    “这不妥,不妥。”
 
    喔……恍然大悟的仆役,用这个世界上最鄙夷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眼疯道士,哼的一声,将顾峥早就准备好的昨日中剩下的饭盒给拎到了手中。
 
    这还叫什么公主找来的高人啊,哪里有点高人的模样。
 
    竟是连关在柴房当中的小可怜的食物都要抢来贪嘴一番,这都什么人啊!
 
    受到了最底层人民的鄙视的疯道士,其心思被顾峥一语道破,他也不恼,反倒是嘿嘿一乐,摸着头的给自己解释着:“哎呀,仁弟,这都被你发现了。”
 
    “道兄我这不是腹中饥饿难耐吗,要不这样,你先用饭。”
 
    “我呢这就去看看公主醒来了没有,等道兄我先蹭上一顿饭食,再想办法,解救仁弟于危难之中啊。”
 
    “等我!我一定来救你啊!”
 
    说罢,竟是一溜烟的就跑远了。
 
    这不靠谱的……
 
    顾峥摇摇头,将各种杂粮豆子混合在一起的膻粥灌下了一口,吧唧吧唧的就啃着十分饱腹的胡饼起来。
 
    哎,这人啊,还是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啊。
 
    压根就没有被寄予希望的疯道士,毫不羞赧的就找到了专门接待外客的内管家的面前。
 
    在对方很有深意的笑吟吟的表情下,一边大吃大喝,一边与其讨论起那个关在柴房中的人来。
 
    “我说,老胡,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依照着昨日中公主的种种反应,这明白着是把那个名叫顾峥的小子给忘掉了啊。”
 
    “那你在这内院当中一手遮天的权势,啊,要放出一个小小的学子,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看到面前这个有几分真本事的道士,竟是主动的替一个无名小子说话,这内管家的眼中就闪动了几分莫名的光芒。
 
    他这般的老狐狸旁敲侧击的就迂回到:“郑道师说的道士轻巧,这小子可是与公主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了。”
 
    “若是现在我利用职权之便,将这小子给放喽。”
 
    “若是哪一日公主突然想起这个人来,到时候游鱼入了海,在这茫茫的东都之中,我又上哪里去找这么一个小子的踪迹啊?”
 
    “所以啊,老郑啊,若是你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可是莫要为难我这个靠着公主吃饭的老东西了。”
 
    听到这内管家的托词,疯道长摸了摸下巴,回到:“也是啊,这样,我也不为难你,等到公主起身了,你第一时间帮我通报一下呗,我自己到公主面前去说。”
 
    “咱也不为难你,毕竟这一开始给公主张罗着找男宠的事情,也是咱们合作的办理的事情。”
 
    “初始的目的,也是还这个公主府一片的清明不是?”
 
    “我跟你说啊,你的眼光那是没错的,那个张家的男宠啊,不是个啥好玩意,明明是个男人,却长了一副祸国妖姬的女像。”
 
    “真是谁沾上谁倒霉的面相。要知道男生女相,可不是啥福气的表现,不是宦官啊,就是妖人。”
 
    “那自古都是有记载的。不妥不妥。”
 
    “所以你放心,关在柴房中的那个小子,我已经认作了弟弟,而那个啥男宠,我也想办法给你赶出去哈。”
 
    简单,话说,你能不能不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吗?
 
    粟饭都喷出去三米远,都快到我的脸上了!
 
    得到了确切回答的疯道士嘿嘿一笑,安心的吃起饭来。
 
    而一晚上从外殿的大堂翻云覆雨到内殿的胡床之上,又从那胡床之上,昏天黑地到公主府专用的匡床之间。
 
    其中的滋味,不为外人所道,却是让一贯肆意却是十分规律的太平公主,第一次打破了她的规矩,起晚了。
 
    对于整个公主府来说,她自己本身就是规矩。
 
    哪怕现在已经日上三竿,早已经过了朝食的时刻,在府邸内服侍的各个环节的仆役们,依然是低眉顺眼的等待着这个府邸中他们所要服侍的唯一的主子的起床。
 
    守职的人待到第二轮换岗的时候,内里的寝殿内才传来了响动。
 
    出于对太平公主的了解,不用她贴身的侍女的提醒,几个负责杂物收理的小丫鬟,就轻手轻脚的走进了那满是欢爱旖旎味道的小卧房之中。
 
    昨日中已经被鞋底蹂躏过许久的踩踏的软毯子被迅速的撤走。